格斗中的芭蕾

时间:2018-10-09 星期二浏览次数:


各位老师、同学:
 
        大家好!我是来自初二(1)班的张格尔,今天很荣幸可以站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我参加省运会击剑比赛的经历。
 
        击剑是一项古老的运动,被称为“格斗中的芭蕾”,在中世纪的欧洲,贵族们用它来决斗。那时的剑与现在有所不同,可能决斗中一不小心,对手的利剑就会刺中身体,导致流血甚至失去生命。而现在的剑,经过改良,利用微弱的电流计算比赛得分,不会伤害人的身体,却保留了击剑的优雅和血性。击剑剑种有花剑、重剑、佩剑三种,我练的是花剑,最讲究技巧和烧脑的一种。
 
        这次省运会的运动员选拔,是参照两年来运动员在各级省市比赛上的积分和排名,杭州市的击剑水平在全省位居前列,省运会是四年一届,除了硬碰硬的实力,毫无捷径可言。所以当我6月份接到通知,自己可以代表杭州市去参加比赛时,激动得睡不着觉,恨不得马上开始训练。
 
        训练第一期地点在南京,当我热血沸腾地开始第一天的训练时却顿时傻了眼:第一项训练内容:耐力跑15圈,南京体校的操场一圈是400米,面对这样天文数字的巨量,我和其他运动员们就像焉了的茄子,教练看着我们一个个不情不愿的样子,严厉地说,再不跑就20圈!7月的南京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大火炉,炽热的阳光像炭火一样烤着鲜红的跑道,一盆水洒在跑道上,几分钟就蒸发了。我们只能硬着头皮跑,开始一两圈还有女生在小声抱怨今天没擦防晒霜,等跑过了10圈,连平时体力最好的男生都放慢了脚步,累的说不出话来。当然,这只是每天训练中的第一项。回到击剑馆,开始正式训练,包括各种步伐训练、招式训练、体能训练,以及大量的实战。这种训练量完全是按照专业队来制定的,我们这群业余选手最初心里都有那么一点点发毛,可是一想到将来上场要面对的是专业运动员,他们训练得只会更狠、更拼,我偶尔升起的那么一点点想偷懒的念头都打消了,咬紧了牙关继续训练,每次都是衣服湿透的可以拧出水来。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从体能到力量、到速度,甚至柔韧性都上了一个档次。每天跑个五六公里不再抗拒,我的脚皮反复磨破,见肉见血,也只是简单包扎一下继续跑、继续练。有人练到中暑,教练也只是给他们一瓶藿香正气水,休息一下,该干嘛继续干嘛。渐渐地,从刚开始教练的吼声响彻整个操场的计时催促,到最后400米我居然冲刺跑出1分17秒,更快速度的男生57秒跑完400米。慢慢的,我开始把跑步、把最平常的步伐训练当做一个挑战,从中获得乐趣,获得提高,也获得成就感。
 
        8月份训练继续,我们移师到萧山体校,训练重点从体能转为技术,教练对实战的要求明显高了很多,有些小动作已经形成习惯,想彻底改掉实属不易,但小问题不改就会凑成大问题,而时间又这么紧张,距离比赛只有个把月时间,在与教练、父母的沟通下,我做出了一个现在看来很正确的决定:改变打法。从以前擅长的防手还击、被动进攻,转变成主动进攻。最难改的就是习惯,说说容易,做起来毫不轻松,要克服的不仅仅是出剑习惯,还有思维习惯。但是,没有改变,怎么会有突破呢?期间,师兄的期待,教练的批评和鼓励,都成为我改变的催化剂。
 
        这种积极改变,后来明显体现在省运会的赛场上。五场小组赛,赢四场,其中刷零两场,决一剑时输了一场,小组积分第四。花剑组别有30多个运动员,都是来自全省各地的高手,里面还有好几个引进的专业运动员。小组赛、淘汰赛胜出后是十六进八,八进四。在八进四时,我曾一度领先,但对方是一个省外引进的专业运动员,比赛经验丰富,我们俩一剑一剑的拼,打得异常艰辛,当整个场馆只剩我们这一组还在拼时,队友们在场外疯狂的给我加油,可当时我已经听不见了,眼里只有对方的剑,耳朵里只有利剑破空的声音。最后,我还是13:15两剑之差惜败于对手。在脱下面罩的一瞬间,我就哭了,各种感受冲击大脑,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如果经验再丰富点、技术再成熟点,心理再强大点,胜出的就是自己。有时,失败带来的力量更大,那是一种不服输的精神,不轻言放弃,敢于绝地反击。后来,带着这种劲头,我们一鼓作气在团队赛上一路闯关,拿下了一枚宝贵的银牌。
 
        从暑假开始集训,到中秋节那天比赛结束,这三个月对我来说刻骨铭心,付出很多,没有游学、没有旅行、没有吃喝玩乐,甚至开学后将近一个月时间里都无法保证正常上课,但就在这样一个拼搏的赛场上,我用汗水和泪水换来成长的蜕变,收获更多赛场之外的东西。曾经容易抹眼泪的自己,如今可以淡定面对生活中出现的挫折;曾经觉得很难越过的坎,现在有足够勇气去抬脚跨越;曾经场上的对手,如今场下是朋友……这些都是省运会给我的收获和启迪,非常感谢能有这样一个机会与大家分享,希望在人生的各种赛场上,我们都能够发挥团结拼搏的体育精神,走出英特学子的精彩青春。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