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愿母校根深叶茂、桃李芬芳
——杨宇辰,英特2013届高中毕业生来稿

时间:2018-04-04 星期三浏览次数:



                              杨宇辰
                              英特2013届高中毕业生
                              2017年以最高荣誉以及社会学、亚洲研究双专业第一(departmental citation)的成绩
                              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本科毕业
                              现为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
 
祝愿母校根深叶茂、桃李芬芳

最初是一次冒险 
风华十载英特情,看到校庆的通知,掐指一算,英特已经10周岁,而我从英特毕业也已有5年。

作为英特高中的第一届学生,放弃其他学校而选择英特,无疑是一次冒险。但也正因为这次冒险,我的高中生活才能如此精彩。一个年级27个学生,1:2的师生比,校领导亲自执教,小班化教学的优势不仅仅体现在师生比与教学资源上。因为人少,同班同学之间的关系也格外地亲近——“情同手足”可能是我们对同学关系最精准的描述。
 
同班同学少并不意味着朋友少。英特丰富的校园活动把各个年级都有机地联系在了一起。Wonder杂志社、RECover乐队、学校团委、英特贴吧、学生群、学术群都让我结识了许多优秀的学弟学妹。这跨年级的关系网让我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是高一/高二/高三1班的学生,更是英特的一员。我属于英特。
 
不安分的时光 
在英特时,我并不是一个安分的学生。曾经,为争取高二学生加入学校学生会的权利,我和学校团委负责老师争得面红耳赤;学校选修课与社团活动时间曾有冲突,我又带领了一群学弟学妹占领学校广播站发表反对意见。虽然我后来被当时的龚姚东校长请去“喝茶”,所幸问题都通过交谈得以妥善解决。在加州大学上大一时,我和伯克利社会学系的中国专家高棣民(Thomas Gold)教授聊起占领广播站一事,他不禁感叹:“难怪你来了伯克利,六十年代的伯克利就是这样的!”
 
曾经听人说,“母校就是你一天骂八次却不允许别人骂一次的地方。”十五六岁时的我并不安分,但这不妨碍我爱英特。从现在来看,当时英特的老师们对年轻气盛的我的包容正是英特令我感动的地方。毕竟,像英特这样能让学生充分自主地参与校园文化构建的民主环境并不多。
 
我爱英特 
社会科学家在分析一件事情对另一件事情的影响时往往会估算“反事实”——“如果我当年没有选择英特的话,今天的我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从统计学意义上,我无法在个体层面上做出这样的因果推断。更何况,就算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也依然会选择英特。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英特是我个人发展过程中重要的一环,没有英特就没有今天的我。因为是英特帮助我在不可预测的未来面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那么,请允许我带着感恩之情,祝愿母校根深叶茂、桃李芬芳,为不可以预测的未来培养出数以万计健康成长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