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围城”下的突围之路

时间:2019-04-22 星期一浏览次数:


各位老师,同学们好:

        我是高一5班的来佳莹,在又一个清风飒爽的周一,我带来的主题耳熟能详,名为“‘垃圾围城’下的突围之路”。

        同学们可曾知晓“可回收与有害易腐垃圾的区别”,知之者与不知者皆无区别,我们都是齐刷刷地将一切丢进教室后的灰色垃圾桶。龙应台有篇文章名叫“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我想问垃圾“你为什么不生气?”,但解铃还需系铃人,作为始作俑者“人类”,对于垃圾的话题,我想言简意赅地分享以下三点: 1.垃圾分类的普世价值;2.大势之所趋;3.培养“我”的意识。

        首先,宏观来讲,要让垃圾产生价值,最重要的就是能对垃圾进行分类,学名为“Refuse classification”。但国内大多数城市的生活垃圾并没有做好分类,干湿不分、可回收与厨余、有害垃圾混放的现状依然普遍存在。不分类的垃圾就成为真正的“垃圾”,可回收物受污染,无法有效再生利用。

        从实时情况来看,2018年杭州人口980万人,日垃圾清运量11020吨;天子岭垃圾填埋场于2007年启用,设计能力日2671吨,寿命25年。而实际日量超7000吨,2671与7000,实际日量是设计能力的三倍,填埋场使用寿命已不足5年。该何去何从?
 
        所以,一以贯之,诞生五水共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旗帜,那是2005年的论断。2017年,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确立其为基本国策,让绿水青山变成由人工智能、经济贸易领导的金山银山的顶层设计。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谓大势之所趋。

        今,杭州市教育单位已下放垃圾分类实施条例方案,信号灯已闪起,英特的垃圾分类已提上了日程。
 
        微观来讲,在日常生活,有“垃圾分类从我做起”是句口号,可至今仍有研究课题为“为什么垃圾分类在中国进行不下去”,很简单,扪心自问,我,是否将废弃电池放于小区楼下的专用绿桶;我,是否在食堂倒菜时,将餐巾纸或不可食用物品单独丢于角边的蓝色垃圾桶内,这是最简单的分类。

        哲学家笛卡尔,用“我思考我在怀疑
的命题假设,从而得出我思故我在,“我无法否认自己的存在,因为当我否认、怀疑时,我就已经存在!

        而我们也可以思考我如何垃圾分类,从而得出“本我”的意识。

        小到自身,中到班级年级体,大到一个学校,我们都是一个“我”,这也正是“垃圾分类从我做起”的本体论,培养的是一代少年,成长的是一个国家社会的未来,传承的是科学环保和人文爱大自然的情怀。用鲁迅先生《拿来主义》的话说:几百年后,我们当然是化魂灵,或上天堂下地狱,但我们的子孙是在的,所以还要留下一点礼物。

        我认为,那,就是这片绿水青山了。
        垃圾是我产,我当把它收。
 
        各位,垃圾分类从我做起。最后,祝大家期中考顺利。谢谢!


高一5班 来佳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