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辩论队侧记:在活动中学会思考,在交流中促进成长…

时间:2019-05-21 星期二浏览次数:



        5月1日,联合会杯全国中学生辩论锦标赛浙江赛区预选赛在温州商学院拉开序幕。共有10支队伍参与竞争,分别来自杭州、金华、温州三个地区。我校辩论社何腾鑫、郭凯越、曹瀚博、冯诗喆、吴珅美、李赋龄、严瑞诚7名同学参加。
 
         作为来自杭州的唯一一支参赛队,这场比赛事实上是学校辩论社现社长何腾鑫自己争取来的。
 

        普遍加入过学校社团的学生手里都有不少相关社群,一个月前,何腾鑫就是在“辩论联盟”的群里看到了这一辩论锦标赛消息。核实了信息属实,他跃跃欲试。
 

        很快,何腾鑫召集了辩论社里的6位同学,向社团指导老师表明了参赛意愿。参赛申请得到批准后,7位同学兴致勃勃地准备了起来,在其他同学开始享受五一假日的前一天,他们坐上了去往温州的动车。
 

        一场本以为是理性而不失愉快的辩论之旅,却因辩题的到来在几个孩子中间产生了别样的化学反应:
 

        当今中国安乐死应该/不应该合法化
 

        “经历了这样的辩题,我感受到了社会与个人、全局与个体、奉献与分离、怜爱与悲痛……”这是初三年级冯诗喆的赛后感想,很真切。
 

        的确,在我们的教育中,特别是中小学阶段,宣扬的多是对“生”的理解,对“生”的希望。那么“死”又当如何?虽难免于传统因素,但辩题已在眼前,大家不得不去面对它、思考它、剖析它。
 

        也如何腾鑫所说,“安乐死”这个话题在当今中国(具体表现就不说了)很现实,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死是一件迟早都要面对的事。如何面对不治之症,如何选择自己的死亡,如果自己的亲属面临如此处境,我们该怎么做。它涉及了国家、社会、个人、法律、哲学、情感、理性、权衡等等。
 

        在这支辩论队里,严瑞诚和李赋龄年纪最小,还上初一,胸前飘着红领巾。他们不太在一开始积极发言。凑在一起时,小小的身影也没有显示出很强大的气场。而以高中生何腾鑫的经验看,“实力与年纪并不有直接关系,高低年级同学区分不大”,这是他及时补充的。
 

        严瑞诚是在选择英特前就与父母了解过学校的辩论社,开学后没多久就加入了。很显然,他们对思辨能力是有追求的。这次关于“安乐死”的辩题对他来说,正是难得的经历。
 

        李赋玲一出声说话,就与本人形成了大反差。社长的评价是:她的声音和气场其实都很强大,很有力量和激情,听过她辩论,完全想象不出她还是个初一年级学生。在辩论场上她是让自己完全投入的,她的发言很能带动现场观众情绪。
 

        或许他们是“思考”走在“表达”前面。
 

        只要参与辩论赛,就要提前“模辩”。郭凯越在辩论赛上的风格一直是以高语速、快攻击为人称道,是把“语言机关枪”,驳论能力十分优秀。相信他是谁都不乐意相逢的对手。这次比赛,他同时占了模拟辩论正反两方的两个辩位。社长说他对于逻辑和事例的思维转换很快,语言幽默也是他的特点。
 

        并不是“自愿打一针”。
 

        “当今中国安乐死应该/不应该合法化”显然涉及了基本国情、医疗水平、法律道德、传统伦理等。 “安乐死”并不是自愿打一针,它须在“当今中国”这个时空范围内,在现有的司法水平下,在普遍的伦理观念上,多方协同或抵制。
 

        严瑞诚和李赋玲都表达了他们在各种辩论赛后,自身对事物思考方式的变化。比如,要逐字审题、找字眼、查阅官方定义等,借助网络平台收集大量的背景资料和已有案例,向身边不同的人交流不同的看法,找到不同的立场,开启尽可能多的角度,全面立体地充盈自己的辩论储备。
 

        不怕竞争。
 

        回避竞争的人当不了辩手,这是辩论社一致认同的。
 

        辩论社社团课出过很多辩题,像“显露与隐藏自己的情感哪个更有利于人际交往”这样的辩题,恰好也符合他们在成长过程中的普遍思考。而在每次辩驳中,每个辩手又都会显示出自己的风格。
 

        比如曹瀚博同学,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处理事情稳重、靠谱。他像极了辩论队后方的智囊团,总能给予一些点子帮助大家更深入地理解一件事情。而吴珅美则有着“鬼马机灵气”,在辩论场上很有灵性,对于节奏的把握很恰当,像是将辩稿变成乐谱一般。还有严瑞诚,他对辩题的展示和呈现通常十分有趣,总会带来一些出其不意的效果,让对手陷入圈套也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大概是辩论场上的一剂灵丹妙药。还有不在此行的姚依灵,是一个在辩论场上不会被对方压倒的人,对自己的立场的及其坚定,是个令人放心的驳论位,自由辩最佳辩手。
 

        任校长说,思辨能力是衡量学生综合素质的一个关键性指标。辩论活动是一项深受学生喜爱的益智活动,思想及语言的交锋,知识及智慧的搏击,给学生以极大的心灵冲击和感官的刺激。辩论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和能力展示平台。它也是一门可以严格训练的活动课程。在活动中,学生要学会审题、立论、论述、总结等逻辑方法;要善于分析辩题的内涵、立场和价值;要学会用辩证的方法揭示辩题的局限性;更要在理论、事实、逻辑等不同维度上去论证自己的观点与立场,在维护己方立场的同时攻击对方。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理。无论是平时的社团课还是这次的比赛,就辩题的价值而言,每一次交锋大家都会感到自己在原有认知层面上有所“突破”。就以“安乐死”为关键词的这一辩题,任校长认为这个辩题的本质是从维护人性的角度看,法律是否应该去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他相信同学们从中会获得对人、对社会、对自身更深了解。
 

        “我们对一个辩题深入探讨,从定义、立论、攻防,经抒情、激昂、盘旋等方式,毫无保留地展示给对手,这就是辩论。辩论场上远离复杂的交际,而侧重于内容本身和语言效果,打动观众,压制对手,在竞技中玩转逻辑,这便是辩论的魅力。”这是社长何腾鑫在辩论社一路走来的感想。

七位同学在杭州东站候车厅合影
 
 
陈泉璇 供稿